雜志 Magazine 返回>>

《現代裝飾》2018年4月刊

Rituality
儀式感


小王子問狐貍說,“儀式是什么?”狐貍回答:“它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小王子》


深圳的春,很短。簕杜鵑好似嗅到了春的氣息,一簇簇,一團團,一株株地競相開放起來。紫紅的、大紅的,還有冒著綠芽黃的……開著開著,總有那一霎那,讓你無意間瞧見,再恍然——春已來臨。這種獨特的體驗,觸發的情感,從身體到精神都那么契合,處在一種恰好的狀態?;蛟S在期待春的到來這一層面,我內心一直葆有儀式感:減裳、喝春茶、讀一本好書,計劃一場春游……因為探尋過,亦預設過與春的相遇,甚至期待戲劇性的邂逅,這樣的過程倒讓我感到幸福!


幸福感并不在于每一次的具象相遇,而是來自儀式感的精神塑就。那么,對于設計,是否又同樣需要儀式感呢?其實,任何一個靈動的建筑空間都是有氣場的,無論是莊重抑或空靈,皆有設計者的精神注入,并最終為體驗者所感知。去年冬在日本金澤,我踏尋過谷口吉生的“鈴木大拙館”。不大的空間,建筑干凈質樸。漫步其間,感到特別的平靜、安寧?;赜问降耐ピ航ㄖ?,尤愛水鏡之庭,靜靜端坐在“思考空間”,看著戶外白雪紛飛,湖水偶泛微瀾,人聲漸漸遁去,倒真的能悟起禪來。設計師以建筑語言外化為明晰的肌理、隱喻的意象,并巧妙地呼應建筑主旨,人與建筑似乎能在此對話。設計的魅力,即是以動線與語言賦予建筑強大的氣場,讓行其間、觀建筑、悟人生的行旅變得富有儀式感——這是對鈴木大拙的致敬,亦是對設計與生活的尊重。所以,我也樂于相信,當設計師將地域文化、甲方訴求以及自身的設計語言代入設計時,他所構筑的就不僅僅是物質的建筑,更是有生命的房子,靈動的空間。


悖論當然也是存在的。當我們愈加強調儀式,是否就愈發容易放大形式,消解內核?若不愿將儀式當作媚俗的工具,又當如何內省而自知?仍是這個冬,正值油菜花盛開,我循著花株在尋常民居中找到了“司馬遼太郎紀念館”。很質樸的一幢清水建筑,展示館向下拓展,與故居保持獨立又互融的關系。在展館,我和一位陌生的設計師對坐著,他在留言本虔誠地勾勒室內線條,我則默默地寫下一行字:感謝相遇,因為設計。這如常的歲月靜靜流淌,而我倆卻因為建筑而生出一種相惜感。是吧,你會發現,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


一晃又到該給四月刊寫刊首了。很多人都說雜志是平面的視覺表達,我則想以己之觀感來做剖白,雜志對人的影響其實遠超出平面或紙質,它牽引著我們進入立體空間,去對話,去碰撞。這或許就是所謂閱讀的儀式感吧!希望各位喜愛本期的內容。


4月刊精彩內容劇透 | 從《雅舍談吃》說起,聊美食,談設計,品空間
——點擊跳轉鏈接
 

TASTE FOOD & TASTE ART & TASTE SPACE
食味·食美·食空間
——餐飲空間設計專輯

梁實秋先生在《雅舍談吃》的序言中寫道,“偶因懷鄉,談美味以寄興;聊為快意,過屠門而大嚼。”先生即便在寫美食時,也依舊是一派恣意灑脫,一篇篇精致的小文讓各式美食躍然紙上,令人饞涎欲滴。而今天,我們不僅僅是想與各位“談吃”,還要談談前面的“雅舍”二字。一道美食帶來的味道記憶往往會在品嘗者的心中種下一份情結,某一天你突然想再次品嘗那道美食,勾起你思緒的一定不止美食本身,還有關于那個空間的記憶,那個承載著美食,甚至彌漫著食物香氣的空間。辨味識空間,梁實秋先生在談美食的時候,也必定會想起那些曾經光顧的餐館,甚至于有“懷鄉”之情。美食能喚起人們對于空間的依戀,我們相信反之亦然,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餐飲空間同樣能喚起人們再次前去品嘗佳肴的決心。美食與空間,二者如果能成為互相成就的關系,那給食客帶來的一定不止味蕾的享受,還可能是一道關于美學的佳肴,一場關于感官的盛宴。小到裝飾細節,大到氛圍營造及情境美學,都是一個優秀餐廳設計需要考慮的因素。從主打的食物本身著手,打造出符合食物氣質的空間,在不同的主題演繹之下,通過空間向食客們傳遞美食理念,讓食客與美食、空間產生聯結,體驗食物味道的同時,也能品味空間的味道,從而建立起食客對于美食乃至對這家餐廳的“食味情結”。

去餐館用餐,“食味”自然是基本的“物質需求”,如果在此之上能“食美”,就能進一步滿足客人的“精神需求”了。賞心悅目的就餐環境能讓食客的用餐心情變得愉悅,美食與美景,相伴甚好。當然,餐廳設計也不能只流于“美”而失去“魂”,如果將一家歷史悠久的傳統面館硬改成當下盛行的極簡風格,大概也不好評判改造后的設計是否會失去餐館原有的味道。緊扣食物主題,提取其理念的精髓,通過情景式的設計讓顧客獲得原汁原味的體驗,同時感受空間帶來的美,這樣的餐飲空間才會更加立體化和富有人情味,餐館的情懷也自然會一點點地建立起來。本期收錄的餐飲空間來自不同國家,形態各不相同,從快餐廳、咖啡店到高端餐館都有所涉獵。巴塞羅那Balfegó金槍魚餐廳,一個受金槍魚體型、紋理、顏色及肉質的啟發而打造的空間,似乎把人們帶入了深海世界,餐廳在推廣其高品質金槍魚的同時,也讓公眾了解了其品牌背后的故事;迪拜歌劇院肖恩·康諾利餐廳的室內設計以中世紀和海洋風為特色,主餐區看起來就像蠔的內部,外圍則不禁讓人聯想到蠔殼風化的紋理,還有超大號的粗繩裝置就像海洋生物的觸須一般,用抽象的藝術隱喻了餐廳的主題;英國“植物朋克”咖啡館,蔥郁的熱帶植物布滿整個咖啡館,野性的秘密“叢林”與帶著搖滾氣息的大塊白色方格瓷磚、山羊頭蓋骨繪畫搭配,讓“植物”與“朋克”主題得到了完美的結合;布拉格Burrito Loco連鎖快餐店融合了墨西哥的斑斕色彩,通過細節來呈現一些典型的墨西哥符號,整體空間的質感極具墨西哥風情而不失現代調性。食味、食美、食空間,愿我們在未來品嘗美食的同時,也能品味到更多餐飲空間之美。
股票论坛分析